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评论:小说创作也需要 “考据精神”

发布日期:2021-07-17 17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小说需要考据吗?在作家王安忆看来,答案是肯定的。近日,她与古籍史料专家赵昌平来到上海思南文学之家,从作品《天香》的写作与顾绣说起,开展了一场关于“小说考据学”的对谈。对谈中王安忆直言不讳:“我发现最近的小说家,是不太讲究细节真实了。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对于细节上的偏差,一句小说是虚构就交代过去了,好像虚构不需要门槛、不需要讲究这些。” (5月6日《贵阳日报》)

  王安忆确实道出一个尴尬现象:一些小说作家为降低创作难度、提高写作效率,尽快获得写作收益,在动笔前,根本不愿意花时间查阅各种资料,包括人物传记、地方文献等,也不愿意请教古籍史料专家,完全是闭在书斋自由发挥。哪怕写古代小说,也几乎不考虑考据当年是何种情境。如此炮制出来的东西,一般脱离不了粗糙、生硬、虚假的指责,就像一些编剧胡编乱造出来的“神剧”、“雷剧”一样。

  “五四”时期,学者胡适曾提出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”。“大胆假设”是要人们打破旧有观念的束缚,挣破旧有思想的牢笼,大胆创新;“小心求证”则要求人们不能停在假设或可能的路上,而要进行证明。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”是求新精神和求实态度的有机结合。小说作家既要大胆虚构,也要小心考证所虚构的东西是否可信,不然,会让读者感到,你写出来的小说与你所反映的时代生活有隔膜,你的写作态度是多么不负责任。

  具体而言,细节的真实,是小说家表现人物形象、再现时代场景、开拓小说意境之必需,细节真不真实是决定小说作品成败之关键。在鲁迅小说《药》中,“遍身油腻的灯盏”、“满幅补丁的夹被”等真实的细节,就交代了华家是当时时代的典型穷苦人家。一些作家写熟悉的当代生活很是快意,写不熟悉的生活为何常有无力之感?因为他们没有下足工夫考据出当年的时代背景、风物人情,香港马报东方心经神童自然无法驾驭。

  如何让小说充满可信的细节?在动笔前,首先要对写作怀有虔诚敬畏之心,要从浩渺的历史档案及缜密的实地考察中,以考古学家之严谨,做好细节考证的工作。在写作过程中,不仅要追求把故事讲好,还要对作品的每一个细节高度负责,追求细节之美,而不是“想当然”地发挥。请记得王蒙的一句话:小说中虚假的细节描写就像落在一碗牛奶里的苍蝇,至少是尘土。●何勇海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

上一篇:网络考据派 下一篇:全国首个!广东企业科技特派员精准对接平台上线